湿太啊真失态

填坑?不存在的

不不不,我不想要你死,是不是只要我选择不继续种花,你就不会离开了!

胡言乱语

从小时候就想引起家里人关心,看到书上说我们不能在墙上乱涂乱画,父母会生气,于是我学会了,拿了铅笔在墙上乱画了起来,发出一些动静引起父母的注意,父母真的制止了我,还生气了,我停了手,并且再也没涂过墙,很开心的想“看,你们让我停手我就停手了,你们让我别乱画我就再也没有乱涂乱画了,我是不是很乖?是不是很听话?你们什么时候能表扬我一下呢?”但是我并没有被表扬“没关系,等他们以后想起来了就一定会夸奖我的吧”

到了四岁半,我想坐摇摆车,妈妈说我是大孩子了,不能坐摇摆车了,那个是给小孩子玩的,我跟妈妈说,这是最后一次玩了,以后绝对不会再玩了,从那天以后我真的没有再玩过摇摆车了“我那么守信用,妈妈会表扬我的吧?”当看到别的小孩闹着要坐摇摆车的时候,我虽然装作没看到的样子,但有意无意的还是拉着妈妈往那边看“我是不是很守信用?我是不是比那个小孩子听话多了?这回你应该夸我了吧?”但是我还是没有被夸“我那么听话,妈妈应该在心里夸我了吧”

快五岁的时候,爸爸还在客厅,妈妈就在餐厅问我“爸爸妈妈以后离婚了,你跟谁啊?”离婚?为什么要离婚,不想你们离婚“跟妈妈!”看,我都有那么听话那么给你面子你了,你夸夸我吧!也是那阵子,我产生了想快点长大的想法,最后爸爸妈妈并没有离婚,妈妈也没有夸我,但是那段时间妈妈问我的关于离婚的事情我一直记着,十几年了也没忘

幼儿园的时候,我开始对数学感兴趣,而且最喜欢的就是妈妈给我出的口算题坐了全对后的夸奖,家里还给我报了英语班,我小学一年级时的英语基本上都是满分,可父母并没有过多的关注我,直到过了几年后,我英语考差了,爸妈都说教了我“原来要这样你们才会关注我啊!”

一年级家长会的时候,学校门口,别的小孩家长都来了,只有我的父母没来,给他们打电话,一个不接,一个正在通话,一个同学来问我“你爸爸妈妈呢?”爸爸妈妈是忘了我吗?这是第一次家长会,他们一定忘了吧,要不…我自己去找他们?我想,我已经上小学了,我已经长大了,我记得回家的路,别的人可以自己回家,我为什么不行,于是我抛下一句“我自己回家”便向着家的方向走去,在幼儿园期间经常看各种科普书,幼教书的我有着相当高的防范意识,走路挑大路走,看到长相不像好人的提前躲开,走了大概3公里,我在距离我家一条斑马线的地方,被我爸但我的人接到了,他们说父母很担心我,但不是他们没有按时来,忘了我的吗?

我对“夸奖”这词似乎有了种奇怪的追求,小学的时候,我数学非常好,但我觉得都会,数学课我会在桌洞里偷偷看书,语文老师有次说我“你看看人家明明上课看书,数学一样很好”我感觉那句话是在夸我,明明那句话是提醒我上课不要看书的意思啊,我为什么会认为那是夸我呢?

到了三年级的时候,期末考试,我的语文第一次考那么高,甚至到现在我还记得我的成绩:97.5当时老师的原话我现在还记得,她说我简直是个天才,语文考了全班第一!我看到班里人的视线都投向了我,我甚至感觉到了我脸上,耳朵上都开始发热,好开心,又非常不好意思,我下意识想躲避这些视线,甚至有种想找个缝钻进去的感觉,好矛盾啊,为什么会这样,我应该开心的接受才对啊

到了高中后,我英语变得一塌糊涂,150分的卷子,我基本上都在30分左右徘徊,每次考砸了他们都会在家里开什么家庭会议,跟我说这说那,端起家长的架子,他们关注我了,但我却只能感到厌烦“以前我想让你们关注,你们怎么都不关注我,现在我根本不想你们管我,你们反倒管起来了,有本事别管啊,烦死了”

从小到大我第一次这么生气,这么的讨厌一个人,甚至我到现在还记得那个人的名字,对我来说,这简直是个心理阴影,在我三年级的时候,大课间在班里打扫卫生,我看到一个书包倒在了地上,便帮忙扶起来放到了椅子上,本来是一件小事,直到第二天班主任找我,说我是不是拿了班里一个女生的彩笔,我很不解,他们说在监控里看到我动了那个女生的书包,并不清晰的监控根本看不出来我干了什么,只能说我动了她的包,妈妈相信我的话,但是却买了一盒彩笔给了对方,这对当时的我来说相当难以理解,为什么不是我拿的,妈妈却要买一盒给她呢?直到那学期结束,那个女生转走,这件事不了了之

我小时候很好骗,六年级的时候,隔壁班一个和我同姓的女生来找我要钱,因为我们俩的姓氏不是很常见,这一巧合让我们两成为了朋友,我问她,还什么钱?她一一列举了出来,三年级请我吃关东煮啦,请我吃巧克力啦……之类的,她还说她拿本子记下了,如果不还就告诉我的妈妈,她说她不计较那么多,还100就行,我感觉有些不对,但推了很久以后,还是给了她100,到了初中我才感觉被对方骗了,小时候的自己真好骗啊

小时候的经历对我有很大的影响,在班里的时候有时候会非常想要别人关注我,类似于拨拉女生的头发,跟她们炫耀我的身高,甚至会做一些“降智”的事情来博取关注,看她们气的过来打我的样子心里莫名的会产生一种愉悦感,但只有一会,那开心的感觉就消失了,留下了无尽的空虚感与无趣,只要别人表现出有不耐烦的倾向,我就不敢再去招惹人,甚至有种自己做错了事的感觉,我会在当时或者过几天给他们一些小零食来刷回好感度,但却不愿意口头道歉,基本上和所有人关系都保持在不远不近的状态,不会过分的好,也不会让人讨厌,胆小又自卑的不敢和别人成为最好的朋友,又表现出一副满不在乎没心没肺的样子

其实我很封闭,从小到大都是这样,小学的时候沉迷于小说,课间也不怎么和别人说话,和我关系较近的都是那些开朗的人,我认为他们是我仅有的可以说很少一部分真心话的人,对他们来说,我估计是众多朋友中可有可无的人吧,但我不在意,毕竟人类是群居动物,完全没有社交我也是有一点点孤独的,直到五年级时一个女生主动找了我一起玩,我以为她也是那种和朋友闹掰了,来找我代替一下,我不反感这种被当代替品的感觉,毕竟这也是我社交的一部分,没想到她主动的把我拉到她的交友圈里,对于我这种黑暗中的生物来说,太过刺眼了,但我没有拒绝,只是和那些人关系稍微近了一点,我不想和那些人关系太好,导致我被她认为是抢了她的朋友

初中的时候,我又回到了和别人不远不近的状态,有一个和我不太一样的女生和我成为了好朋友,虽然我们一样有些奇怪,一样有些中二,但她和我不一样的是她在QQ里能和各种人关系搞的很好,我就不行,她也有个和她关系好的朋友,我们三个经常一起走,到了初三的时候,另一个人出现在了我的社交范围内,她主动拉住了我,毕业后的那个假期她带着我约了另外几个人去玩,除了小学一年级过生日,妈妈给我约的几个同学以外,这是第一次和同学一起出去,因为平时在班里和同学不远不近的表现而言,他们在初中三年出去一起玩,并不会带我一起,新奇的体验,而我和刚开始那个朋友在一起时,也是一起出去玩,因为相似的性格我们也玩的到一起,但只是我们两个人,虽然不如很多人那么热闹,但我有时候还是挺喜欢这种氛围的,虽然有时候我QQ聊天时没话找话会有点尴尬

到了高中时这回拉住我的是一个蘑菇头和一个德芙,高一时,蘑菇头是我们的副班长,但是管的太多了,导致我有一点讨厌她,但高二她就不那样了,关系也被我从有些讨厌的人放到了普通同学里,她比较自来熟,高三时,她和一群人手拉手走在前面,我还是习惯性的一个人走,打算绕过她们时,她一把拽住了我的胳膊,让我和她们一起走,当时我的表情一定很惊讶,我抽了抽胳膊,她就瞪着我,死死拉着我,让我一起走,后来也是,只要看到我一个人走,她就拉住我,让我和她们一起走,我居然都开始有些怕她了,虽然有一点点的开心,但还是感觉有些别扭。而德芙,她和我一个初中,所以高二分文理科,她分到我们班后,我和她的关系自然而然比较好一些,和她一起吃了一次午饭,第二天就继续一个人吃了,结果和她熟悉的另一个人跟我说,她昨天中午找了我好久,我有些愧疚,第三天就继续和她一块吃了,直到第三个人也一起吃,她们总是有共同话题,又来了,那种格格不入的感觉,我并不讨厌第三个人,相反,我和那个人关系还算不错,但是我吃饭时喜欢看电子书,她们则是聊天,我觉得我会给她们添麻烦,于是,找了个借口继续自己一个人吃了

啊啊啊今天的更新刀死我了

在警校组眼中,阿律死了啊,以后就算遇到阿律的马甲估计也认不出来,只会说一句“你像我的一个朋友”之类的话,还不能相认

推书啊,这本真的超级超级好看,无cp

主角松本纯平,类似于松田阵平死后灵魂结合之类的,主角会不时回想起松田的记忆,时间线是赤井已经披上猫皮以后

这位太太可能是时间原因,5天一更,但写的很细,细节也格外吸引人

因为透子认出了他,他却不认识透子,所以说依然防备着透子

另,和透子一样不喜欢猫哥

记一次梦境

昨天晚上做了个梦

梦中感觉挺恐慌,害怕的

醒来后反而觉得蛮有意思的

就写下来了👀

求文

妻为上的同人粮好少啊

我想求一个左护军×右护军的文啊啊啊

 头粉法法那里扣的一点糖

@七七爱吃八宝粽 发的素材,我录了

这里 

到头来还是选择原谅你

我一次一次的解屏,这究竟是为了什么

是爱吗,是责任吗?

不,仅仅是因为文本可以随时间更新🌚

我吐了,半夜解封,白天解封完毕,晚上又给我屏了

玩我呢?

不说了,锁死

钥匙被我熔了

艾登,触手×千夜

老早以前在贴吧盘的坑,现在想给填了🌚